联系电话:029-85216259(9:00-17:00)

活动资讯

走过2018年,拥抱2019年——陕西省书法院

 
       春华秋实,大地流金。伴随着奋斗拼搏的艰辛与快乐,我们携手走过了不平凡的2018年,迎来了充满更大考验与挑战的2019年。展望未来,我们激情满怀。新的一年,充满机遇与挑战,日月恒升、山高水长,筑梦路上让我们携手同行,拥抱新时代,担当新使命,不忘初心,勇往直前,为陕西的书法事业做出更大更突出的贡献!在这辞旧迎新的时刻,陕西省书法院全体成员祝三秦大地及全国各地的同仁们新年快乐!身体健康!阖家安康!万事如意!

 
 
      辞旧岁,蓦回首,枝头累硕果;迎新年,瞻前程,花簇似锦绣。回望过去的一年,陕西省书法院秉持“让学术成为书法的风骨”为高标,用真情实感创作着属于自己的作品。生活中的快乐、喜悦、自豪、感动、失意、泪水......都呈现在作品线条阴阳变化的节奏中!而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“风骨”才是作品真正的灵魂,显得那么淡雅,自然,平常。在过往的岁月里,我们书法人静对古人,脚踏实地,不急不缓,一步一个脚印,镌刻着属于自己的“风骨”......


      瞧,我们在这里......cheeky













 
让学术成为书法的风骨~


 










 
开幕式盛况之一~

 


















 
“风骨”朗诵~



 






 
风骨展开幕式盛况之二~


 


















 
书艺长廊,博大精深。不仅是展览的布局,更是艺术的海洋~


 















 
风骨.“陕西省书法院奖”首届全国书法篆刻作品展决赛现场~


 








 
中国书法的未来之星~



 





 
彰显陕西省书法院风骨内涵的书法文献~



 




















 
不忘初心,勇往直前~


 









 
   真正的“风骨”,不是自我,冷漠,摆酷,事不关己,高高挂起,而是在世界拐弯的地方,标识前方的意义。——张渝


 






 
附著名艺术评论家张渝先生撰写的关于风骨的文章~


 

 

意  外

——风骨引发的事件

张渝

 

所有和“风骨”相关的人和事,即使飘然尘外,也是一种意外。因为“风骨”二字,总是不合时宜,却又恰逢其时。

在一个崇尚众筹的时代,陕西书法院坚持自筹,设置全国意义 “风骨书法奖”的事实本身,已经出人意外。

在“人不为己,天诛地灭”的当下,一个亿的“小目标”惊动世人。但是,在陕西书法院的“风骨奖”里,这一切还都不是事。他们意气风发、引以为重的是向冰冷的尘世和所有的目空一切,注入“风骨”的意义。

真正的“风骨”,不是自我,冷漠,摆酷,事不关己,高高挂起,而是在世界拐弯的地方,标识前方的意义。

传统,才气,都可能是令人迷失的弯道。这一点,诗人出乎意料地给了我们严重提醒。

他们说,才气是一个人的福分和优长,但也是其瓶颈所在。太多的人被限定在自己的才气里,孤芳自赏。只有极少数的人最终突破与穿越这种与生俱来的限定,重获一种真正的完整。此外,关于我们做梦都在谈论的传统,诗人的思考同样让人意外。他说,传统不仅发生在过去,它同样发生在当下与未来。传统并非作为一种早先的事物而存在。如同绘画,我们向传统的回归与致敬,并非是要回到用石头在石头上刻画的状态,而是希望在石头与石头的触碰中,获取和事物本质相遇的瞬间。而这样的瞬间同样发生在笔尖和宣纸触碰的瞬间。

瞬间,一刹那,向短暂的事物,比如向这个只有几天展期的展览致敬,“风骨”有了自己电光石火,触摸本质的意义。

陕西书法院成立的第一次展览,就用了“风骨”这个具备学术精神的词。稍后,“让学术成为书法的风骨”,又成了陕西书法院加持自己的唯一宗旨。在文化局限和物资围困中,陕西书法院因为自己的风骨,轻蔑地拒绝名缰利锁。在轻蔑之中,它留下进取的凶狠。

他们的凶狠,让我想起蓝蓝的一句诗:楼下的鞋匠,取出含在嘴里的钉子/抡起铁锤,狠狠地楔进生活的鞋底,毫不/犹豫。

和东南沿海的温柔相比,西北一地,昼夜温差太大。伴随其的,当然也是粗放,粗粝,粗枝大叶之类的词。但是,这一次,地处西北的陕西书法院,不仅给了东南沿海,而且给了西北自己一个意外。他们以前所未有的细心和耐心,梳理书法那张被意义弄乱的脸,温暖、慈祥。毫不夸张地说,书法之路上,“这一刻的温暖,诉说了你一生要碰到的事情。”

感谢身在南京的批评家们慷慨直言:西部文化地理包含了当下文化所稀缺的风骨——一种拒绝的精神。

拒绝什么?

在风物→风俗→风骨的诗学路线中,西部拒绝的是闭门造车,唯我独尊。在高高隆起的裸露和坦荡中,西部以拒绝的姿态形成一个可以尽情皴染的平台。当然,陕西书法院的努力或意义也在这里:在平台式的坦陈一切中,发现新的意义和细节。

不论地域,不分书体,只要你有可以成为艺术的理由,他们就能在不无乏味的平庸中找到你,如同在诗歌中找到抒情的力量。

被风骨垫高的西部,学术正在成为书法的风骨。不久的将来,西部的高海拔中,我们会发现书法对于西部的新贡献。这发现,就如同王懿荣在中药店里发现甲骨文一样重要。

对于热衷展览,并且每年都有难于计数的展览的中国书坛来说,陕西书法院“风骨奖”这个展览,可能只是沧海一粟。但当我从“意外”的维度来评说这个展览的意义时,这个展览就不是自我飘零的随流之粟,而是沧海一声笑,滔滔两岸情。如此豪情,对于沧海一粟的习惯来说,不能不是意外。

在热衷于责任而毫无办法的普遍现实中,陕西书法院的情怀,担当以及寻找方法的努力,从“责任”这样宏伟、高调的词汇下潜到一个细微而又具体,甚至难免身在尘世俗气的展览中,对于那些同样阔论风骨,且惯于高举的人来说,也是意外。

然而,所有好的艺术都有意外灌注。所以,本文的“意外”一词,说得不是事故,伤害意义上的“意外”,而是审美,是审美发生学意义上的“意外”。“意外”的如此之意,对于喜欢按部就班、水到渠成的人来说,同样是意外。

出乎意料,又在情理之中。

这是艺术的意义,风骨的意义,也是陕西书法院“风骨奖”这个展览值得关注的意义。

意外吗?不。但我知道,有一点,你肯定意外。你意外的是:我为何如此高调地推崇一个展览?

一句话:风骨在焉。虽不能至,心向往之。


 



Copyright © 20015-2017 www.shufayuan.com.cn 陕西省书法院 版权所有 
公司地址:西安市后村西路82号(唐英酒店对面)

联系电话:029-85216259(9:00-17:00)
工信部备案:陕ICP备16014784号-1
 


关注书法院公众号